美国病患危险了弗洛伊德之死的结论显示他们碰到警察就不再安全

美国对弗洛伊德死亡给出的结论揭露一个可怕的现象,那就是病患最好祈祷不要遇到美国警察,否则就可能会死

黑人弗洛伊德之死引发了美国最大规模的抗议活动。在此期间,由抗议而发展出来的劫掠极为盛行,大量店铺遭到抢劫甚至纵火。同时,这些活动也给美国交通造成了极大影响,严重影响到了普通美国人的日常生活。甚至因担心事态继续扩大,有不少城市已经出现抢购风潮。

这次爆发的骚乱无疑给美国以极大的创伤,危害仅次于新冠疫情。它也让美国的国家战略出现了停滞,特别是针对我国的打压怎么都有一种虎头蛇尾的感觉。如果以“国运”来论的话,无疑运气是站在我国一边的。

为了平息这场骚乱,美国想出了一个很老套的办法,即官方出面解释佛洛伊德的“死因”,以证明他的死与警察无关。于是,当地时间5月30日,第一份尸检报告正式出炉,该报告称弗洛伊德死于“心脏病和体内潜在的毒物”,而不是警察的绞杀窒息。警察对他的控制只是一个诱因,加剧了他的疾病发作。

密西西比州一市长霍尔·马科斯甚至在推特上发文称,他没有看到警察有任何“不合理”的行为,并补充说:“如果你能说你不能呼吸,那你就是在呼吸”。

第一份尸检报告非常有深意,其中提到他死于“心脏病和体内潜在的毒物”。注意这段话后半部分“毒物”两字,这个词语暗示弗洛伊德是个吸毒分子,是个坏蛋,诱导人们下意识认为警察只是杀死了一个该死的人,弗洛伊德的死亡并不值得任何人同情。这就是美国第一份尸检报告的用意,诱导民众认同佛罗伊德该死,白人警察只是犯了一个“意外的小错误”。

显然,这份尸检报告并不能让美国人信服。弗洛伊德的家人随即聘请了以迈克尔·巴登博士和阿莱西亚·威尔逊博士组成的“独立医学调查组”,对弗洛伊德之死展开“独立调查”。

当地时间6月1日,巴登-威尔逊调查组发布独立尸检调查报告(第二份),称“任何其他健康问题都不可能当场导致死亡”,“之所以当场死亡,是因为他需要呼吸才能生存,而警察的动作使之无法呼吸”。

他们还特别指出,“警方试图误导人们相信,只要能喊出声就不会窒息,这在医学上是错误的。”

第三份尸检报告是在6月3日周三,美国亨内平县法医办公室公布的一份尸检报告,称“锁喉”致死的黑人男子乔治·弗洛伊德在4月3日曾接受过新冠病毒检测,且检测结果呈阳性。

可以看出,这三份尸检报告得出来的结论完全不一样。第一份强调他死于“心脏病”,第二份是“窒息”,第三份更扯,竟然与新冠病毒拉上了关系。

之所以得出前后不一的结论,无非是美国为了推卸警察责任所做的掩饰手段而已。其中,美国官方公布的两份报告可以解读出一个可怕的现象——假如你是病患,碰到美国警察的话就可能会死,且这种死亡的责任并不在于警方,即便你在这之前生活的好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