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和威尔逊均在任内患流行病威尔逊后果如何?

近日,美国特朗普感染新冠病毒成为全球热议的话题,虽说他的感染并不让人意外,因为他不重视抗疫,不过,他确诊的消息还是让世界震惊。不过,美国总统感染流行病毒也并非第一次,在感染新冠病毒的特朗普总统之前,还有—位让人震惊的先例:100年前,美国总统托马斯·伍德罗·威尔逊(第28届美国总统)也被西班牙大流感侵袭,导致他后来在谈判桌上突然变得软弱。那么,特朗普的感染会将威尔逊时期的历史重演吗?

在1919年4月,即所谓的西班牙流感的第三波浪潮中,时任美国总统威尔逊在巴黎和平会议召开期间的重要时刻感染西班牙流感。作为一战后协约会议的巴黎和会签署了《凡尔赛和约》,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埋下了导火索。

西班牙流感大流行在1918年至1919年的三波浪潮中造成全球2000万至5000万人死亡,但是威尔逊以与特朗普一样的方式淡化疫情的重要性,尽管该疾病在美国造成痛苦,令超过60万人死亡,但他从未在公共讲话中提及它。特朗普的故事仿佛是威尔逊的历史重演,历史学家对两人的批评也出奇地一致,认为他们领导能力的缺乏令人震惊。

威尔逊在《凡尔赛和约》谈判员激烈的时刻感染西班牙流感。当时威尔逊全身心投入美国的战后谈判上,在1918年11月结束的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美国是战胜国之一。历史学家约翰·巴里最近指出,在当时的情况下,威尔逊对所有非军事问题的反应都是暴跳如雷,而且“就像特朗一样,他不能容忍来自朋友或者敌人的任何批评”。

就像特朗普一样,威尔逊也感染了流行病毒。德国投降后,盟国于1919年春在巴黎开会,商定战败国应履行行的条件和应提供的赔偿。在战争中遭受严重破坏和打击的法国的立场最为严苛,但是美国倾向于给予德国和战败国一项较为温和的条约。在4月初,美国总统病了。在要对战后世界秩序进行定义的最重要谈判时刻,威尔逊总统被疾病困住了。实际上,威尔逊只是短暂缺席了谈判桌,因为几天后他就康复了,但是表现与病前判若两人。作家劳拉·斯平尼认为威尔逊可能也因为西班牙流感而患上神经系统疾病,导致他后来在谈判桌上突然变得软弱。

威尔逊1856年12月出生,1913-1921年任职美国总统。威尔逊在39岁的时候发生过一次小中风,不过,暂未影响他的工作。1919年9月,威尔逊先后头痛、出现复视、左侧肢体有细微的无力感。1919年10月3日,62岁的威尔逊发生了一次极为严重的中风,导致左半身不遂。在此后的任期中,威尔逊始终处于显著的半残疾状态。

在任内的最后三年,威尔逊与许多亲密政治伙伴或盟友分道扬镳。历史学家推断可能是一系列的中风影响了他的人格。

威尔逊的身体状况是美国历史上最为严重的总统丧失工作能力的情形,这在之后被认为是通过宪法第二十五修正案的重要原因。

今年年初暴发的新冠病毒波及面广,传染性强,致死率高,与1919年的大流感一样,都严重影响了人们的身心健康、日常生活及国家的经济发展,甚至历史进程。

而此次特朗普感染新冠病毒,如果不是政治操作的话,以他的角度,真不是一个好时期,因为此时正值美国大选的关键时期,作为候选人的特朗普此时感染病毒,很可能会败给竞选对手拜登。(滕子舟)